您好,欢迎访问南岛心理咨询研究所综合信息官方网站! 今天是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 页 心理专家 精神分析 亲子家庭 婚恋性情 培训课程 释梦空间
资 讯 心理咨询 心理文化 心理百科 网络教室 南岛社区 在线测评
返回首页
人与现象 文艺心理 影视分析 心理美文 西方哲学 中国文化
当前所在位置:| 南岛心理咨询网>心理文化>人与现象>


原罪之谜


来源:南岛心理咨询    作者:荣伟玲    发布日期:2008-12-17    浏览:
分享到:

    亚当和夏娃在伊甸园里因受到蛇的引诱,吃了“能分辨善恶的果子”(the  tree  of  zhe  knowledge  of  good  and  evil),因此被上帝赶出了伊甸园。这就是基督教所说的人类的原罪。就为了亚当和夏娃的那一点点贪嘴,人类永世活在了这人间炼狱中。

    整部圣经,都应该看做是一场隐喻。而偷吃善恶果的寓言,是整个基督教最为重要的核心隐喻,可以说,整个基督教文明,甚至整个西方文明,都建构在对这一隐喻的理解上。

    正象人们总是误解先知和真理一样,这个隐喻在很长时间里被误解了。人们把上帝理解为一个偏狭、独占、控制欲很强的人——基本上和魔鬼很相似,他不允许人们拥有“知识”,因为“知识”只为上帝所独占。

    这个理解,将人们钉在了无形的十字架上,形成了我们的自卑、奴性和所有对成长的恐惧。我们不是上帝,我们畏怯地说,我们不能伟大。

    如果说上帝真是这样一个“神”——看上去更象一个偏执性人格障碍的人,那么,奉他为天父就是没有道理的,这个“神”还不如人世间的某些“人”好。

    直到西方文明碰到了东方文明,如果我们融会中国的传统文化,易经、佛教和道家思想来看原罪隐喻,毫无疑问,对此我们有了另外的解释。

    没有吃善恶果之前的亚当和夏娃,可以对应于个体生命最初的那段时光(比如两岁以前)。我们都是光着屁股来到这个世界上,就像光着屁股的亚当和夏娃。那个时候,我们生活在集体无意识的伊甸园里,尚没有区分善恶好坏的观念,只是混沌天成。父母,就是我们心里无所不能的上帝,我们,也还没有产生自我意识和羞耻心。回顾羞耻心,它自身也只能建立在自我意识产生的基础上。处于混沌状态的我们,也没有死亡的概念——死亡概念,也只能建立在自我意识的基础上。

    两岁以后,我们开始意识到,自身作为个体的存在,世界并非和我们浑然一体。原来,我们只是这广袤世界里渺小的一份子。这一刻无比重要,人类的一切认知都建立首先建立在这一认知的基础上。

    当我们意识到存在的那一刻,我们也意识到与之相反的东西——不存在(即死亡)。

    在个体生命史上,自我意识是和死亡意识同时产生的。在圣经中,我们可以看到,整个人类的集体意识,也是完全对应一致,人类的存在意识和死亡意识同时产生。

    我们来看圣经中如何使用象征手法讲述原罪。

    首先,神告诉亚当夏娃,“园中各种树上的果子,你都可以吃,惟有园子中间那棵树上的果子不能吃。”这话激活了人类的基本秉性——好奇心。

    好奇心是一切探索的根本动力,知识的产生(吃善恶果,得知识),首先是源于好奇心,而不是蛇的引诱。没有好奇心,引诱无法成功。

    于是,夏娃遇到了蛇。在基督教文化里,蛇是魔鬼的象征。而魔鬼(千万不要忘记了这一基本设定),是上帝所造,它的任务正是实施诱惑。

    蛇对夏娃说,如果你吃了善恶树上的果子,你就将像神一样,能分辨善恶。神是因为不想你们跟他一样,拥有这样的力量,所有才叫你们不吃的。

    这里,魔鬼同时击中了人类的几种弱点:怀疑——疑心上帝的好意;对权力的贪婪——像神一样拥有知识的力量;轻信——相信引诱我们的人,因为他看似站在我们的利益上。

    而启动这些的,是好奇心。

    于是,夏娃鼓动亚当吃了善恶果。这里,如果我们运用荣格的女性原型和男性原型的概念来看亚当和夏娃,就会发现,女性原型更具备疑心、贪婪、轻信等情感性因素,而男性原型(代表理性、服从权威和规则)则常常受到情感性因素的控制。男性原型和女性原型都同时存在于每个人的内心,无论生理性别是什么,心理上的亚当和夏娃总是你同时具备的。

    亚当和夏娃吃了善恶果以后,第一个反应,就是意识到自己赤身裸体,感到了羞耻。自我意识产生了。神是如何发现人偷吃了果子呢?当他呼唤亚当夏娃时,这一对男女躲在树后不出来,因为他们只有几片树叶遮住下体,感到不好意思出来。上帝立即知道他们已经吃了果子。

    没有自我意识,就没有“我”和“他”的分别,也就不会有“在他人的眼中见到自己”这一现象,也就无所谓羞耻。

    所以,自我意识和分别心是同时产生的。

    于是,神说,“恐怕他们已像我们能分辨善恶,又恐他们伸手摘生命树上的果子吃,就永远不死。”于是,上帝将亚当夏娃逐出伊甸园,人类的历史就此开始。

    在此之前,上帝曾警告亚当:“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注意到这个隐喻,一旦有了分辨善恶的知识(即自我意识和分别心),死亡意识即同时降临。

    这就是被逐出伊甸园的含义——人类不能在产生了自我意识以后,同时永生不灭。

    为什么呢?为什么神可以拥有知识,同时永生不灭;而人不可以呢?

    这里有个非常重要的命题——即,神是什么?

    我们永远不要忘记,我们是照着神的样子来造的。这个“样子”,并不是指的肉体形状,而是指所有物质和精神的全部。在人类的身上,可以见到上帝。是谁更像上帝呢?是你还是我?都不是,是我们全体相加,才能回归本然。即,每个个体意识都是神这一整体意识分化之后的一部分。当我们分化以后,就有了黑人、白人、黄种人;有了男人和女人;有了所谓好人与歹人;有了天使和魔鬼等等。虽然对每一个体而言,自己就是自我世界里的唯一意识存在,但对于整个人类意识来讲,个体意识只是亿万分之一。

    上帝,是所有意识之和。并且,他是所有意识之和的和谐,而非自我抵消的冲突形式。他可以知善恶,但却永生不死,因为他是整体。

    整体和个体之间的区别是什么呢?

    佛教所说,分别心。

    分别心这一概念很重要,不仅在佛教里是重要的概念,在道家思想里,也是非常重要的概念。

    道生一,一生三,三生万物。这就是分化。一,就是上帝。人,就是万物中的一种。我用“放出去”形容。

    万物相合,重回三,重回一,重回道,重回混沌,重新归于上帝这一整体意识当中。我用“收拢来”形容。

    道家思想中,也强调要泯除分别心。如:“不尚贤则民不争,不贵难得之货,则民不为盗。”

    老子认为,所有的纷乱都来源于有分别心。因为崇尚圣贤,所以才起了纷争,每个人都想当圣贤。因为以难得的物质为贵,大家都想得到贵重的稀有之物,才产生了盗贼。这个认识是非常深刻的。如果大家都不尚贤、不贵难得之货,把高僧看成和乞丐一样的人, 把珠宝看成和石头一样的东西,也就是没有冲突了。

    这也就是基督教里说的,回到没获得“能分辨好和恶的知识”之前的状态。

    在关于分别心这个态度上,基督教、佛教和道家是基本一致的。

    但,基督教还有更高深的东西——因为它毕竟来自于神的话语,而不只是人的思考、领悟。

    我把这个,叫做超善。它涵容了善和恶,但不止于善和恶。

 

      一、上帝为什么造人?

      基督教认为,上帝是万能的。

      而人,是被上帝造的。不仅如此,“万物无不是藉着他造的。”

      那么,上帝为什么要造人呢?

      不用说,这个问题异常重要,但常常被神学家们有意地忽略了。

      要解释这个问题,我们要先温习一下镜像理论。

      婴儿出身,不知道什么是“自己”,没有“自我”的概念。后来,他逐渐构建了自我意象。

      “自我意象”是如何构建的呢?——在他者的眼中,我们见到了自己。

      如果妈妈喜欢我,我就是可爱的;妈妈讨厌我,我就是可憎的。听到他人说我高矮胖瘦,我就认为自己高矮胖瘦。这个高矮胖瘦的标准,也是参照他人的平均标准来形成的。 可以说,没有“他者的眼光”,就没有自我意象,也无法形成对自我的认识。这就是所谓的镜象理论。

      当世上只有上帝,唯有上帝时,上帝是谁?当世上没有人类时,上帝如何照见自身?

      人类,还有这世上的万物,都是上帝的镜子。上帝是整个存在的“观照者”,观照者的身份,是因被观照者的存在而存在的。

      我们可以这样来想象一下,整个世界是上帝能量的虚拟形式,上帝如灯,投出了这光,在这光中,他可以观照自身。

      可以用一下拓扑学的概念。整个存在就是上帝本身,而上帝又隐性(存在)于时空之外的存在当中,隐性(存在)于存在当中的时空之外。

      存在(不仅仅包括我们已知的部分,还包括我们未知的所有),就是上帝的沙盘。上帝把内在的东西投在这个沙盘上,我们是沙盘上的沙具之一。可能比较起其他物种而言,人类这个沙具稍微要重要一点。

      正如我们无法把一个内容繁多的沙盘上的单一沙具指认为代表这个人全部内心一样,我们也无法把某种单一类型的人,看做是上帝的唯一代表。基督是圣子,但他不是唯一的圣子。

      存在,是上帝能量的外投射,上帝在存在中照见自己。这些存在的能量渗透、变幻、相互流动、相互促成,我把这个叫做“上帝能量的自在运动”。粗浅地形容这种运动为“放出去——收拢来”。生命的诞生,就是整体能量(上帝)的分化工作,变为亿万个个体,这些个体“生活”着,在“生活”中,进行着着上帝自照、自功、自我流动的工作,这个叫“放出去”。

      最后,当躯体生命死亡的一刻,物质分解,灵魂飞升,重新回归(上帝)。这个叫“收拢来”。“整体存在”和上帝之间,不断地”放出去——收拢来——放出去——收拢来”,进行着着上帝自照、自功、自我流动的工作。这个收拢来的能量再次放出去的时候,不再重复原初形态,整体的物质能量和精神能量,将会重组后再次以另外的形态“放出去”。我们可以粗浅地想象为一些不同的颜色回到调色盘里,搅和了一下,变成另一些颜色又画到布上。每一次放出去的分化性能量,都是不可重复的。

      在这个意义上,属于你我的此种形态的肉体生命和精神生命,只有一次!

      能量不灭,但重组了,不再是这个时空的你和我。

      我认为,上帝造人,出于某种原因,他需要这种“自照、自功、自我流动”。我猜度这一原因是他需要“激活”自身。

 

      二、上帝为什么造魔鬼?

      在谈论魔鬼之前,我们需要再次强调:

      上帝是万能的。

      万物莫不是藉着他造的。

      魔鬼是上帝造的。他被授命专施引诱之责。这是上帝给予他的任务!

      魔鬼是什么?“魔鬼看似满足你一切的欲望,其实却将你带向死亡。”(不好意思,圣经原话怎么说的我忘了,是这个意思)。因此魔鬼从本质上讲是一种死本能。

      没有死亡,生是什么?西方哲学家们早就论证过这一命题,即,是死亡带给了生命以紧迫感,是紧迫感带给了人以意义。

      东方的孔子说“未知生,焉知死。”

      老子说,万物相生相克。

      我们可以看到,在死亡临近的时刻,正是人的生命力被激发得最为高亢的时刻。

      如果老虎追你,你可以跑出毕生最好的长跑成绩。

      你观察那些爬喜马拉雅山的登山者,不禁要问:“这些人吃饱了没事做,专干这些危险性大得不得了,又没什么实际意义的事,究竟是受到生本能还是死本能的驱动?如果是生本能的驱动,他们干的正好是不爱惜生命的事情;如果是死本能的驱动,在他们身上你恰好可以看到人类最旺健的生命力。其实,生死是本能相互激发,联系在一起的。

      魔鬼和天使也是联系在一起的。特丽莎修女、圣雄甘地这样的圣人是在什么地方出现的?最为贫穷和不幸的地方。如果没有贫穷和不幸,何以承载他们的圣洁?如果没有魔鬼的邪恶,其实我们并不需要天使的拯救。

      老子说得好,圣人不死,大盗不止。

      因此,没有魔鬼,就没有天使的存在。

      没有邪恶,也就不存在善良。

      自由,是上帝赋予人最高贵的权力。自由的意思,就是实施选择。

      只有其中一面的单一存在,我们就不需要选择。而选择的意志和行为,正是自由的表现形式。

      如果世界上只有一种食物,只有一样大小一种味道的面包,服务员就绝对不会再问你吃什么?你没得选,也就不存在自由。

      魔鬼的存在,也是“天使”力量激活的必要条件。当邪恶的事情发生之时,我们才会面临选择,究竟是从善还是从恶?而选择,就是行使自由。经由长期有倾向性的意志行为,确立我们究竟归向那种力量——善的还是恶的,生的还是死的。

      在原罪的隐喻里,还有一个重要的象征,就是人类第一次行使了选择权。亚当是“被”造的,他没得选;夏娃是他肋骨变的,只此一个,也没得选。在吃智慧果之前,其实人类没有选择过。伊甸园时期,人类和上帝处于共生阶段。如何从共生中分化出来?必须要行使选择权!于是,蛇(即魔鬼)显示了它不可替代的作用。

      它说,“吃了那树上的果子,你便能如神一样知道善恶。”亚当夏娃吃了。本质上,他们是想向神认同。但是这里有个分别,他们是个体,而神是全部。全部可以知道善恶,因为神具备“同时包容善恶”的“超善”能力,而人没有。善恶在神那里是和谐的,在人那里是分裂的。人,有了分别心,共生状态被破坏掉了

      那么,神有没有有分别心呢?他有,他又没有,他是知道分别,而又超越了分别的。他知道什么是善,什么是恶,但善恶在他那里是和谐的。因为他就是善恶相加的全部还有多,多出来的能量正好可以令善恶相互做工,同时令整体能量保持流动(即活力)状态。

 

      善+恶+填加剂(促成两者相互做工的能量)=超善。

      人想向神认同,这是一种妄悖。就象几岁小孩想学大人谈恋爱一样。

      不能让吃了善恶果的人再吃生命果而永生,象征着不能让分别心永存。

      没有吃善恶果,人就可以永生,因为没有分别心,处于共生阶段的能量可以永存。

      有了分别心的能量只能不断轮回。

      我认为,人吃善恶果,既可以说是自身行使了第一次选择的结果,也可以看做是神的安排。两者并行不悖。为什么这么说呢?神给予人自由,就料得到,人可能会做出一些事先不确定的选择。吃,或不吃,这个选择的能力是上帝赋予人的。为什么把上帝想得那么蠢呢?上帝给了人选择权,又期待人永远不会用到它?

      神除了给人以选择的自由外,还给了人“人性”。人性,就包括了前面所提到的好奇心、贪婪、疑心、轻信等。上帝给人配备了这些功能,为蛇的引诱准备好了一切现实条件。

      于是,蛇进行上帝给予他的工作了,标准的引诱。

      人行使了上帝给予的权力——选择。

      一切都发生了。

      人类被赶出伊甸园,共生结束,人类开始分化,上帝的能量开始分化。不,这里要区分一下。上帝是整体,上帝没分化。是上帝的光在分化。

      我们可以这样理解,上帝是灯,灯在黑夜中照下来,光撒了一地。这一束光线中的每一丝光,都是一次分化,但灯本身却仍然只有一个。

      这里,用光的比喻还有个好处,就是凡光所在之地,就有阴影。

      我们就是被撒下来的光,光也产生阴影。全部人类集合为这一光束及其阴影,而上帝是灯。我们,是上帝观照自己的一面镜象。

      一方面,吃善恶果是人类自身的选择;另一方面,人类吃善恶果也是上帝的作为。因为吃善恶果的一切条件,果子的存在、人性的弱点、蛇的引诱、自由选择的权力,莫不是上帝所造。

      上帝,要人有自由,要人在选择中完成分化的任务,最后成就自己,趋向整合。个人内部的整合,也呼应着全部人类整体的和谐,归向光,归向灯。

      那么,为什么上帝要让人类带着犯罪的心情离开他,为什么分化要在罪感中开始呢?

      1、因为神要用罪感令人类始终处于自我反省的状态。疑心有错,才可能自我反省。以为自己完全正确的人是不需要反省的。比如某些人格障碍者,我们说他缺乏自知力。只有自我反省,分化的能量才能趋向整合这一方向。虽然真正的整合只有在我们的能量归向整体存在(上帝)的一刻才会发生,但我们需要一直保持这个趋向的动作,它使能量有一个定向。拉斐尔神庙里的箴言——“认识你自己!”——别忘了,这是个神喻。

      2、原罪是一个提醒。一个终极提醒。无论怎样,只要有了分别心,就是罪。

      天下的智者都警醒到这个问题。

      老子说,众人察察,独我昏昏。意思说,黑白分明的世界观存在于没有领悟的心灵中,更高的境界就是要不清楚不分明。

      佛教说,泯除分别心。

      我在这里要强调一点的是,那种执著于成佛的心态,恰恰是入了魔的表现。因为执著成佛本身,就是极大的分别心。

      我的结论是,原罪是上帝的安排。同时,原罪也是人自身的选择。

      世界在矛盾中并行不悖!


 
第四城驿站 | 心理论坛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关于南岛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 四川南岛心理咨询研究所 All Right Reserved  管理 蜀ICP备05017482号 网站建设:成都元鼎信息
联系电话:028-86082166 87031911 邮箱:360289871@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