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南岛心理咨询研究所综合信息官方网站! 今天是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 页 心理专家 精神分析 亲子家庭 婚恋性情 培训课程 释梦空间
资 讯 心理咨询 心理文化 心理百科 网络教室 南岛社区 在线测评
返回首页
主题新闻 南岛快讯 热点分析 名家专访 专题报道 时尚焦点 非常话题
当前所在位置:| 南岛心理咨询网>资讯>名家专访>


什么是自恋?


来源:南岛心理咨询    作者:南岛    发布日期:2008-12-13    浏览:
分享到:

                                              (一)

    小云:我想和您讨论一下自恋。虽然看了不少这方面的文章,但我感觉,“自恋”还是一个很模糊不清的概念。最近看到一篇《文化自恋》的帖子,作者在文中把屈原描绘成一个“自恋狂”,说“这位诗人兼伪政客,在仕途失意的时候,对着江水高唱‘举世皆浊而我独清,举世皆醉而我独醒’自恋到除却自己,否定一切的地步,可谓自恋之极品,可惜的是,跳进汨罗江的他,被后人祭奠的物件是俗不可耐的食品粽子……”这样的说法,不知您是否也接受?

    向程:借评判“古人”或“名人”来表达自己,是一种常见的现象。作者本人之所以使用情绪化的语言评判屈原,可能有他自己的心理原因。不过我认为,“自恋”是人们频繁使用的词汇之一,也是最容易引起歧义的词汇。当我们用“自恋”去描述一个人时,“自恋”一词往往可以表达完全不同意义。

    第一种情况,“自恋”用于描述一个人对哲学意义上的“主体”的尊重——对作为“主体”的自己以及自我愿望的遵从、理解、接纳和坚持。这里的“主体”就是指具有独立性和完整性的自己。当我们在日常生活中说一个人“特别自我”或“我行我素”时,就是在描述这种意义上的自恋。从这个角度说,每一个人生存的本质都是自恋的,都是为自己而存在的,都得表达自己存在的意义。如果在这个层面使用“自恋”一词的话,即使把“屈原”说成是自恋的典范,也是没有问题的。只不过我们需要明白,在《文化自恋》一文中,作者本人也是在借“评判屈原”进行“自恋性”表达。

    小云:同意!第二种情况呢?

    向程:使用“自恋”的第二种情形,与其说是在描述自恋,不如说是在借用“自恋”一词来描述一个人“外向型”的气质类型和“富有影响力”的人际关系特征。人们倾向于把那些在人际交往过程中处于“最耀眼的位置”、“倍受关注的位置”或“支配者位置”的人说成是自恋的,而不会把“关注者”和居于“从属位置”的人看作自恋,这似乎只是一种文化习惯,而不是在界定自恋。正如在“红花”与“绿叶”的关系中,我们会倾向于认为“红花”是自恋的,而“绿叶”不是自恋的。实际上,一个人是否自恋,与他们在人际关系中所处的位置和角色无关。我们以后会发现,那些充当“绿叶”的人,也有可能是极端自恋的。

    小云:您的意思是说,一个人是否自恋,与生活中关于自恋的语言习惯关系不大。那么,从精神分析的角度看,到底什么是自恋?心理学是否对自恋有一个清晰的界定?

    向程:有!许多人都提到“自恋”一词的出处:“自恋”这个词汇和很多文化名词一样,源自英文“narcissism”,直译成汉语是水仙花。“narcissism”来源于一个凄美的古希腊神话:美少年纳喀索斯在水中看到了自己的倒影,便爱上了自己,每天茶不饮饭不思,憔悴而死,变成了一朵花,后人称之为水仙花。其实,这个神话故事已经对自恋进行了清晰的界定:自恋的人就是把自己作为爱的对象的人。

    精神分析对自恋的经典定义,是指一个人的“力比多”(本能性能量、原始生命力、爱的能量)从客体身上撤回并转而投注于自己。自体心理学家海因兹·科胡特则认为,一个向别人投注自恋型利比多的人,正是在自恋地体验别人,他们把别人作为“自体客体”来体验。说的都差不多,不过我倾向于接受弗洛伊德的定义。弗洛伊德把自恋的人比喻成“睡觉”或“生病中”的人,我个人觉得,把自恋比喻成“生病状态”是比较贴切的。当我们生病的时候,我们对外部世界的兴趣就会极度下降转而全神贯注于自己,这就是自恋状态。其实,自恋这一经典定义与美少年纳喀索斯的神话是一致的。

    小云:这样定义的自恋,似乎要比一般意义上的自恋,范围小得多了。在某些特定的情况下,似乎我们每个人都有可能处在自恋状态。我想,按照弗洛伊德的这个定义,要是一个人总是处在自恋状态,是否意味着他(她)不具备关爱别人的能力?是否就意味着他(她)将不能够与别人建立关系?

    向程:自恋者总是全神贯注于自身而无暇他顾,他们将自身作为“爱的对象”而不会真正关注别人的存在。我强调的是“真正”二字,从表面上看,自恋者有可能是极其关注别人的人。自恋者类似于一个躺在母亲怀里的婴儿,他只能感受到自己的需要,并期待得到满足。他的目光尽管无时无刻地投向母亲,但他并不真正关心母亲的感受,更不会理会母亲的痛苦与快乐,他只是试图通过母亲得到自己的想要的东西。最极端的情况是,在自恋者的精神世界中,客体——那个区别于“我”而“独立存在”的世界——是不存在的,这个世界是与我“共生”在一起的。

    所以可以说,自恋者缺乏爱别人的能力,但这不等于,他们不能够与别人建立关系。自恋者能够与别人建立关系。只是,自恋者与别人建立的关系与通常意义上的人际关系有很大的不同。

                                             (二)

    小云:自恋既然会涉及人际关系,那么我想知道,一个人表现出自恋,是否有特定的条件?在人际关系的范围上是否有一些限制?

    向程:嗯,其实这是一个重要问题。自恋是一个存在于亲密关系中的问题。就普通的人际关系而言(譬如:业务交往关系、职业交往关系),自恋者与普通人没有明显的区别,他们的大多数人并不缺乏人际关系的适应能力。但是,当这些关系发展成为人与人之间的亲密关系时,自恋的人格特征就会充分地表现出来。换句话说,自恋是一个产生在亲密关系中的人格特征。自恋行为,主要表现在恋爱关系、婚姻关系、亲子关系及家庭关系中。

    不过,某些情况下,自恋也可以通过“投射”而“移置”到普通的人际关系中来。譬如,在某些个人情感成分比较多的“上下级关系”或“同事关系”中,在心理医生与患者的“治疗关系”中,自恋也会有充分的表现与发展。

    小云:在您所说的这些亲密关系中,或者在一个“投射”出来的亲密关系中,一个自恋的人到底有怎样的心理特点和行为表现呢?

    向程:概括地说,“边界模糊”、 “无助与控制”、“专注与依赖”,这些就是自恋型人格患者在人际关系上的典型特征。其中,“边界感缺乏”可能是最基本的特征,这一特征在日常生活中往往有淋漓尽致的表现。譬如:一位母亲走进女儿的房间,拉开抽屉偷看女儿的日记;一位丈夫喜欢察看妻子的手机短信或通话记录,即使当着妻子的面也这样做;一位老母亲(不敲门)径直走进儿子儿媳正在睡觉的卧室,或者过渡关注儿子儿媳之间的私生活;一位70岁的姥姥在和17孙儿一同用餐时,总是为孙儿挟菜,指挥孩子吃这吃那,搞得这个孩子无所适从……凡凡此种种,均属于边界感缺乏。

    如果那一天,你发现某个同事习惯于把你的办公室的沙发当成床来使用,并表现出婴儿般的情绪,说明她对你就有自恋性投射。

    小云:那么,假如一位妻子因怀疑自己丈夫有外遇,私自偷看丈夫的聊天记录或手机通话记录,这种行为难道就是自恋行为吗?

    向程:不一定!当事人是否存在“边界感缺乏”是自恋的一个重要判断依据。这其实有些复杂。如果你丈夫确实有外遇的迹象,如果通常情况下你并没有偷窥丈夫通信记录的习惯,只是在某件事情的刺激下才这样做,那就与自恋无关。因为,你出于想搞清楚某个事情的真相去做这个事情,并不意味着你没有边界意识。你只是想神不知鬼不觉地找到一个证据,以便做出一个关于婚姻的选择,而在你主观认识上也认为这样做是对别人隐私和空间的侵犯。正因为你有边界意识,你才会偷偷地去看嘛。

    相反,那些声称自己和丈夫之间没有任何隐私,或者声称自己和父母之间没有隐私,并以所谓“绝对坦诚,没有秘密彼此很透明”为生活信念的人,反而可能是“边界意识缺乏”的表现。

    小云:假如我拒绝自恋者的这种行为,不允许他突破我的个人空间,会怎么样?反过来,假如我接受自恋者这些超越边界的行为,又会怎么样?

    向程: 如果你接受,她就会自以为是自我陶醉。至于你会如何?就要看你处在什么心理角色上了!如果你是他的“母亲”,他是你几个月大或者一岁左右的“孩子”,没有问题的,否则,你就会有“被侵犯”的感觉。你会觉得他不尊重你,他在控制你,他很自私。这个时候,他就是一个善意的、粗暴的侵略者和控制者,他是一个操控者,你就是那个在情感上被操控、被敲诈的人。

    如果你拒绝,自恋者就会表现出婴儿般的无助、愤怒、敌对,并转化为进一步的控制和纠缠,你将难以摆脱。这就是自恋者的第二项行为特征——“无助与控制”。

    小云:为什么要使用“善意”这个词?

    向程:因为他并不想真正伤害你呀!其实,自恋者仅仅因为自己有“婴儿般的无助感”才控制你的,就像一个孩子因为感到害怕才紧紧抱住妈妈不放,他们绝无主观上的侵犯动机。要知道,在自恋者的主观世界里,并不觉得你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也不觉得自己是一个独立的人,他和你处在“共生状态”,他是你的一部分,他会不自觉地把你当成他自己的母体。或者两个人互为母体,彼此都是对方的一部分。在旁人眼里,似乎自恋的人沉迷于一个难以实现的理想中,那就是:把两个或者更多的人变成一个人。

    为了描述这种关系中的“母体”特征,海因兹·科胡特使用了“自体客体”概念。科胡特的“自体客体”指与“自体”处在未分化状态的“客体”。我们不禁要问,一个人(自体)什么时候与另外一个人(客体)处于未分化状态?当然是婴儿哺乳期。在这个时期,婴儿和母亲就处在共生状态,婴儿脑海里的母亲(意象)就是他的母体,母亲就是最早的“自体客体”。如果一个人与母亲的关系停留(固著)在这样一个共生状态,这个母子共生时期的“母亲图像”就会以“自体客体意象”的形式保留在记忆中。以后,当这个母亲图像向外“投射”或“移置”到一个与自己有亲密关系的人身上时,这个人就成了他的自体客体。

    小云:按照您的说法,一个自恋者对亲密关系中的对象的控制,来源于内心的无助和无力,本质是婴儿期“母子共生状态”的行为表现。毕竟,现实中的对象不是真正的母亲,自恋者也不再是婴儿,所以,被自恋者控制的大多数人肯定会选择逃离,或者想办法抵制这种控制行为。那么,当我们不去理会、不去迎合自恋者超越边界的控制行为时,自恋者会有怎样的选择?

    向程:和他们保持一定的距离的话,他们会顽强的阻止你这样做,而他们用于阻止你和他分开的杀手锏有两个:一是无助与讨好;二是愤怒与纠缠。前者可以叫做“软控制”,后者叫做“硬控制”,而这两条都足以让你放不下,走不掉。如果你恰恰又是一个愧疚感很深的人,或者你也是一个自恋者,你将难以收拾这个局面。

    小云:我咨询过一个20多岁的小伙子,他说他和女朋友恋爱都快一年了。他的女朋友要和他分手,但他一直不愿意放手,理由是他爱她。

    小伙子说:“我们虽然说分开了,但我每天都接她下班,我一直坚持像原来一样对她,给她买早餐,我看她太累我心痛她,帮她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她都不反对。我也尝试过几天不找她,但我始终放不下。昨天我听见她和她朋友说帮她介绍一个男朋友,我就问她是不是真的想和我分开了。她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我问她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她就说她说不清楚。她说我罗嗦。她说她可以理解和一个罗嗦的人过一辈子是一个什么样子。我老是付出没有回报真的受不了。昨晚给她打电话准备把事情说明白,但她有事情,我就叫她忙完了回电话。但她一直都没有打。不知道她是在逃避还是在考虑。”最后,小伙子说,他和女朋友在一起只要不谈感情的事情就很开心,但一谈到感情,女朋友就会和他不欢而散。

    向程:是啊,这个小伙子就是在用“软办法”控制他所谓的“女朋友”。无论是帮女朋友买早餐还是做力所能及的事情,都是在“讨好”而已。他和女朋友在一起时,总要谈感情问题,反复追问,这叫做“纠缠”。表面上关心女朋友的行为和情感,实质上是自己心理没底,没有安全感,是讨好。这些行为不是对对方的爱和尊重,而是指向自我满足的自恋行为。这种情景好比一个小孩子和他母亲的关系,属于典型的自恋型障碍。

    小云:我感觉,小伙子在情感上非常专注于他的女朋友,并且依赖于女朋友对他的态度,十分敏感,十分痛苦。专注,是否也是自恋者的一个重要的人格特征?而且,许多人对情感专注是持肯定态度的,这和自恋又有什么不同?

    向程:是的。在爱情关系中,情感专注是重要的关系特征之一。爱情就是“发生在性吸引基础上的高度的情感专注”。不过,要是一个自恋的人对你产生了情感专注,那可是你的不幸!因为,在自恋者的情感专注中,缺乏对客体(对象)的关爱和体恤,更缺乏对客体的独立价值的理解和尊重,他们仅仅是基于依赖和自我满足。自恋者在亲密关系中,只有依赖和自我满足,没有别的。

    进一步考察自恋者“专注与依赖”这一特征,我们会发现,专注是一种形式,依赖才是本质。自恋者之所以专注于你,并不是他懂得忠诚,或者对你有责任心,也不是欣赏你的价值,更不说明你特别有魅力,而是因为你就是他的“自体客体”,你就是他的母体,你就是他生活的全部,你就是他唯一的世界。自然,你也就是他唯一可以依赖的对象了。

    因此我们会得出一个结论:一个向别人投注自恋型力比多的人,他们把别人作为自体客体来体验,他们不能依靠自己的其他外部资源来构建生活的意义,因而会出现对某个单一对象的强烈的情感依赖,因而表现出专注,那个被依赖被专注的人,不过是他的自体客体而已。我在咨询面谈中经常会听到这样的表白:“他要和我离婚!他真的不爱我了,他对我不好,他对我不负责任,他是一个讨厌的人,但我真的离不开他!没有他,我就活不下去了!”表达的就是这种性质的依赖,这是一种极端矛盾混乱的情感。

                                             (三)

    小云:我们常常看到这样一种描述,那就是,极端自恋的人往往都是一些自以为是的人,他们沉迷于自我陶醉,他们好像有强烈的自我表现欲,他们通过表演,从别人那里获得注意与羡慕;他们似乎一贯自我评价过高,自以为才华出众、能力超群,常常不现实地夸大自己的成就,倾向于极端的自我专注;喜欢做海阔天空的幻想,譬如幻想自己成就辉煌,荣誉和享受接踵而来;他们常常自负傲慢、妄自尊大等等。我想确认,这些特征是不是我们说的自恋?

    向程:自以为是、自我中心、自我陶醉、自我炫耀、神经质的自我表现欲、莫名其妙的自我感觉良好,这的确是自恋者的典型特征之一,不过这是现实生活中“幸运”的自恋者的特征。而那些运气不好的(不幸的)自恋者身上,却看不到这些。

    小云:您所说的幸运与不幸,指什么?

    向程:自恋者需要一个母体,当他们在现实生活中找到了一个“理想的”母体,并建立了一种稳定的亲密关系譬如婚姻关系时,他就是一个幸运的自恋者;如果他没有这样的运气与那个理想中的母体相遇,就是一个不幸的自恋者。从理论上讲,一个幸运的自恋者,存在一个夸大性、展示性的自我,自我感觉良好。不过我们要注意,这种自我感觉良好是建立在母体对她的赞许和情感反映基础上的,如果母体对她不做出反映,他可能会立即陷入沮丧与焦虑。

    小云:是否可以说,幸运的自恋者需要生活在赞许、表扬和高度关注当中,只有在这样的前提下他们才会自我感觉良好,否则就会走向反面?

    向程:当然!假如我们用“真乖”、“真勇敢”、“了不起”、“好聪明”这样一些词汇去夸奖一个正在骑玩具车的两岁小男孩时,会发生怎样的情况?他会一下子觉得自己就是能干,就是聪明,就是了不起!他会兴奋地摇晃着自己的身体,并可能像我们期望的那样把这玩具车骑得飞快。当然,也可能因为用力太猛头部撞墙血流满面而收场,不信你去试试!

    幸运的自恋者的表现好比小孩子身上的“人来疯”,他们的“自我感觉良好”是一种主观的感受,并没有什么客观的事实依据。那些在比较关注自己的人面前莫名其妙的自夸,那些声称自己简直就是天才,那些吹嘘自己可以胜任“国务院总理”职务的人,都是夸大性自我的展示。

    我曾经有幸被邀去听一位据说很有学问的了不起的“心理治疗家”的课程,这位专家首先声称“中国没有心理学家”,继而大声地说“如果要说有的话,就我一个!”,接下来,他阐述了“语言不是心理学的研究范畴”,以此来批驳某某大学心理学院院长是“心理学外行”。但是,当问及他的自己理论创见时,这位民间心理大师振振有词地说起他的考古心理学:“我的理论已经在19世纪某某大师那里得到了验证”。这就是一个幸运的自恋者的自我表达。只不过,这种幸运通常是暂时的。

    小云:好像有点像一个躁狂型精神病患者的表现。我在怀疑——,这个人的表现是否属于精神性的症状,有妄想症状。也许我们需要区分,夸大性自我与精神病人的狂妄自大(妄想)的不同。您说呢?

    向程:自恋者的“夸大性自我表达”与精神病人的“妄想”有本质的不同,在临床上也有可以识别的界限。一般说来,夸大性自我感觉的产生是有条件的,即,夸大需要母体的存在。这里的“母体”可以是一个高度投情的人,一个倾听者或崇拜者,也可能是一个舞台,一个讲台,一大群听众或观众,一帮“粉丝”。自恋者尽管夸大,但仍然是现实范畴的主观体验。而精神病人的妄想则不需要这样的条件,他们不需要任何客体,不需要别人的确认,不需要对象的反映和卷入,他可以自言自语。嗯——,精神病人的妄想完全是超现实的,他会把想象当成真实。另外,自恋者的夸大性自我是一种瞬时或者即时体验,当脱离了母体(自体客体)的关注和反映后,当事人并不继续处在夸大性自我状态——当他们脱离了母体的关注和反映后,自恋者通常又会陷入无助、沮丧自卑或恐惧之中。

    小云:啊!我明白了,一个自恋的人会说,我在音乐方面是个天才,只要我愿意,我就是一个天才(其实不是一个天才)。一个疯子可能会说,我在音乐方面就是天才,已经是个天才,你看我敲一首我自己创作的曲子(实际只是在敲打一只饭碗),这是世界上最美妙的音乐啊!即使没有人听他的敲打,还是会敲打,是吧。

    向程:对,一个疯子即使没有人在场也会敲打那只饭碗并觉得美妙无比。而自恋者这时可能正眼巴巴地等待他的“母亲般的”妻子赶快回家。 “夸大性自我”和“理想化双亲”是自恋者核心自我的两个主要成分:当他们处在被母体的关注、包围、反映当中时,他们觉得自己是了不起的,完美的,自我中心的。但另一方面,他又觉得我的“母体”是绝对理想的、完美的、超能的。我之所以觉得自己完美,那时因为我有一个完美的母体。用一句话说:母体——你是完美的,但我是你的一部分!

    小云:这种现象似乎在儿童身上能够看见,许多孩子在与同伴交流时,都会不自觉地把自己的父母与别人的父母做比较,并因父母的“了不起”而自豪。我曾看见两个小男孩在一起游玩,一个男孩说:“我爸爸有门那么高!”,另一位孩子说:“我爸爸有灯那么高!”,听了这话男孩马上接嘴说:“我爸爸有房子那么高!”真有趣!这就是您说的“理想化双亲”了。

    向程:对,自恋者就是这样的表现。不过我要澄清一点,小孩子身上的这种表现,属于正常的自恋,并不构成心理障碍,因为小孩子原本就是自恋的,这种关于“夸大性自我”和“理想化双亲”的感受,是几乎每一个人在幼年都有过的体验。只是,当我们不再是孩子,我们仍然沉迷在这种感觉当中,才是一个问题。

    小云:有什么问题呢?找一个“母体”,找一个“自体客体”不就好了么?

    向程:就亲密关系的某一个时期或者某一段来说,这似乎没有太大的问题。譬如一个自恋的男人,他可以在25岁时遇到一个“母亲般”的做他的妻子,并沉迷在所谓幸福满足的感受当中,但他却保证不了35岁或45岁时仍然有这个福份。当自己的孩子出生,妻子更多的将精力放在孩子身上或事业上以后,他就会面临母体丧失。或者,当这个“又当妻子又当妈”的女人心理成长了,不再像对待儿子那样对待自己的丈夫,决定要为自己而活的时候,这个男人就会出现问题。

    所以很遗憾,在现实层面,自恋者对母体的依赖常常可能是无效的。真正的母体(自体客体)只有一个,那就是他儿时的父母,其他都不过是临时的“替身”而已,即使是他的现在的父母,也不再是当初那个母体。我的意思是说,除非这个母体就是他亲生父母,而且除非他始终是一个婴儿(这显然不可能),两个条件缺一不可,否则,自恋者寻找永远的母体的梦想终究会破灭。所以,为了稳妥一点过日子,自恋者必须成长——在心理上完成与母体的分离,成为一个独立的人!


 
 
胡薇 向程
向丽华 卿玲 潘灵
南岛“精神分析与心理咨询个案讨论
交流:法国著名心理治疗学家 Alexa
儿童有性冲动吗?
心理暗示、诅咒与催眠(实例)
心理治疗师谈催眠
向程精神分析基础研修课程2014年12
《十年,我们相识于南岛》学术交流
分离的伤痛——自恋型人格探源
欧文亚龙采访录
第四城驿站 | 心理论坛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关于南岛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 四川南岛心理咨询研究所 All Right Reserved  管理 蜀ICP备05017482号 网站建设:成都元鼎信息
联系电话:028-86082166 87031911 邮箱:360289871@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