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南岛心理咨询研究所综合信息官方网站! 今天是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 页 心理专家 精神分析 亲子家庭 婚恋性情 培训课程 释梦空间
资 讯 心理咨询 心理文化 心理百科 网络教室 南岛社区 在线测评
返回首页
人与现象 文艺心理 影视分析 心理美文 西方哲学 中国文化
当前所在位置:| 南岛心理咨询网>心理文化>中国文化>


曼陀罗奥义初探(李燕蕙)


来源:南岛心理咨询    作者:管理员    发布日期:2012-05-29    浏览:
分享到:

  摘要:本文从曼陀罗舞的体验之反思出发,探讨荣格学说中,关于曼陀罗的诠释,从集体潜意识、原型、自我与本我与个体化过程等理念,彰显个体曼陀罗与宗教仪式曼陀罗的原意。继而探讨藏传佛教中,曼陀罗的普遍意义、作为灌顶仪式的坛城的功能,以及曼陀罗与成佛之道的关连性。最后从方法与理念两个面向,叙述曼陀罗对身心灵工作可能的意义。关键词:曼陀罗、荣格、西藏佛教、身心灵工作


一、序言

  梵文的曼陀罗是「圆形」的意思。在宗教的应用与心理学上,曼陀罗可以画像、雕塑与舞蹈等方式表现。在西藏佛教中的沙坛城、唐卡、雕像蕴藏着最丰富的曼陀罗图像,舞蹈上,以回教世界神秘支派的「苏菲舞」之旋转为典型的曼陀罗舞。从心理现象而言,曼陀罗的形象往往出现在许多系列的梦境中。

  这是荣格在1955年的《Mandalas》短文中,对曼陀罗的简要叙述。

  在还没接触荣格的曼陀罗理论之前,笔者最初的曼陀罗体验,是在德国参加一位伊朗老师带的「苏菲舞」体验工作坊。虽然对苏菲神秘宗教的传统只有懵懵懂懂的认识,对老师所说的与光(神)合一的理论也一知半解,经过几天的旋转前的身心禅定训练,在旋转舞蹈过程中,却进入一种无法言喻的「融合感」。这种无我无物无他的体验,只能用「忘我喜悦」来形容。以言语诉说这样的体验是很困难的,只觉得在这旋转体验中,身心灵宇宙合一,语言与概念均属多余。在短暂体验苏菲舞的过程后,虽然那融合的喜悦感一直存留于身体记忆中,笔者却久久没有探索它的意义与来源,一直到接触荣格的曼陀罗学说,才了解原来身体也是一种曼陀罗。

  荣格对于曼陀罗舞的解释,笔者所阅读的资料尚很有限,这里只能叙述其大概。主要资料见于《黄金之花的秘密》:导读---为欧洲读者而作之《回转运动与其中心点》。

  “在我的病患中,我曾遇见某些妇女,她们并不画曼陀罗,却代之以跳曼陀罗舞。印度人用一种特别的名成称呼它:曼陀罗舞(mandala nrithya)。曼陀罗舞姿所传达的意义,和绘画没有两样。”

  本文中荣格并未说明他的女病人所跳的曼陀罗舞与苏菲旋转舞有何异同之处。也没有说明他所谓的曼陀罗舞,是否只是如此处所言之旋转运动。在此主题试图解释的是道教内丹学“金华”的意义:

  金华是光,天光是道。金花乃是种曼陀罗的象征。…此种象征,乃是一种近似炼丹术提炼精致的行为。…借着上述的途径,意识与生命乃克统一。…换言之,经由仪式行为,人的注意力与兴趣被引导至内在的圣域,引导至心灵的泉源,同时也是其目标之处--此处涵摄了生命与意识的统一,这种一度拥有的统一已经失落了,现在必须再把它找回来。生命与意识双方的结合即是道。它的象征就像《中阴得渡》一书所示的,乃是中央之白光,此光位于颜面的“寸田”当中,意即位于两眼间。它是灵魂的作用“创造之中心点”之具体显示。…

  就心理学而言,此种循环乃意指“环绕自体之圆圈运动”。此时,所有人格的面向也跟着一齐活动起来。「光与暗此两极同入旋转」意即:日与夜,交相替代。… 我们可说:回转运动对于人性里的明暗两面,皆可赋予活力。…现象本身是光之景象,是许多冥契者共同的经验,….在此经验里面,一般的躯体感觉消失不见了,…此种现象是自生自发的。…它的成果相当惊人,因为它可以解开心灵的郁结,而且可以使内在的人格从情意与理智的纠结中获得解放,达成一种统一的存在状态,一般认为此种状态即“自在”。

  如果图像曼陀罗是对视觉与观想所呈现,旋转中的身体与宇宙的关联,就是一个直接经验中的“身心灵曼陀罗”--身体直接开启融合动感的曼陀罗。无论那融合感的解释是与宇宙、与上帝、与光合一,或者只是一种突然忘我的经验,体验者是以身体直接经验「核心与圆形曼陀罗」的当下存在。在此经验中,身心灵达到一种统一自在的存在状态。苏菲密契经验将之名为与神之光合一,以道家语言也可说是“与道合一”:个人小宇宙与大宇宙的合一。

  曼陀罗普遍存在于人类文化宗教世界中,荣格的诠释提供现代人一个从“个体经验”认识曼陀罗的途径,而在西藏佛教中,蕴含着曼陀罗观想的深广奥义。笔者对荣格学说与西藏佛教义理,都只处于开始摸索的阶段,透过这篇论文的探索,期待能对荣格与西藏佛教的曼陀罗有初步的认识,并为身心灵工作带来启发与灵感。“初探”总意味着懵懵懂懂的“开始”,因此,本文只能提供关于曼陀罗奥义一个粗略的轮廓,也隐含着许多尚待修正的观点与未来继续探索的可能性。

二、荣格的曼陀罗学说

  关于曼陀罗的主题,在荣格的著作中,主要散见于德文版荣格全集8、9、11、12、13册。本文所根据的文本,主要来自德文依主题编出版的《荣格全集袖珍普及版11册》中之第四册《梦与梦的解析》,与Walter出版社精装单行本的《曼陀罗---源自于潜意识的图像》一书。中译本则参考出自荣格全集13册的《黄金之花的秘密》一书。与曼陀罗紧密相关的主题是梦、原型、集体潜意识、炼丹术与个体化过程,这几个主题遍布于荣格的著作中,因此,若要详细的探讨荣格的曼陀罗学说,也需将这几个主题一并研究,但此非本文能力所及,本文将研究范围只限定于曼陀罗的基本意义。

  Walter 出版社的《曼陀罗》一书收集全集第九册上部最后的三篇文章:

  1) 1934年的《个体化过程的经验》:收集荣格一位女病人24幅梦曼陀罗的画作,是这位深具艺术天份与文化素养的女士自我探索过程的系列作品,荣格以之作为“个体化过程之曼陀罗”的代表作。

  2) 1938年的《关于曼陀罗象征》:收集了54幅曼陀罗画,大多数是荣格的病人的曼陀罗画,最重要的几幅来自西藏佛教、易经、那瓦荷印地安人、基督教、罗马与埃及等古文明。荣格比较这些图画的近似之处,以之说明曼陀罗是来自于不同文明、不同时代与不同心境,但却源自于人类「集体潜意识」的内在图形。

  3) 1955年的《曼陀罗》短文:阐明曼陀罗的心理学与宗教文化之意义,本文只有三页,但字字珠玑,是荣格晚年对曼陀罗的精要说明。这三篇论文可以说是荣格曼陀罗学说的精要,因此本文也以这三篇为核心内容。下面将由三个方向探讨荣格曼陀罗之意涵:

  (一)曼陀罗的来源:集体潜意识与原型;
  (二)曼陀罗与个体化过程;
  (三)整体性原型之方圆曼陀罗:自我与本我。

  (一)、曼陀罗的来源:集体潜意识与原型

  荣格区分个体化的曼陀罗(Individuelle Mandalas)与宗教仪式上的曼陀罗(Kultische Mandalas)。中世纪的基督教、西藏佛教、那瓦荷印地安人、古罗马、古埃及与古中国等文明中的宗教曼陀罗虽有很大的差异,但作为神圣仪式与具备神圣功能的意义则很近似。个体曼陀罗则出自画者的直觉灵感,荣格所收集的大多数个体曼陀罗是来他的病人所画的曼陀罗。依荣格所言,最古老的曼陀罗绘画,是在罗德西亚发现的新石器时期的“日轮”。然而无论是个人曼陀罗、宗教曼陀罗或原始人类的曼陀罗,都呈现许多类似之处,如四方形、圆形与三角形之图案。荣格由此推论,曼陀罗的来源不是某个文化或时代独有的,而是来自于人类的集体潜意识与集体潜意识中普遍所具的原型。

  正如人类不管在种族上有多大的差异,人的身体都具有共通的解剖学构造,同样情况也见之于人的心灵,它也是超越了所有文化与意识的差别,而拥有一共通的底层。荣格称呼此一底层为集体潜意识。这种集体潜意识的心灵在所有人类身上都是相同的,它并不包含可以突显为意识的内容。它所涵摄的,仅是一潜存的质素,它可以引发相应的反应。集体潜意识仅是同样的脑之构造的心灵展现,它与所有种族的异同毫不相干。这也可以解释,为甚么在各种不同的神话母题或象征之间,可以发现相近处或相同处。为何人是可以相互理解的。心灵发展的各个支脉,都可以追溯到此共通的根底。原型可以说是一种到处存在的灵魂母题(überall vorhandenen seelischen Matrix),它的根源即是此人类共有的集体潜意识。

  (二)、曼陀罗与个体化过程

  宗教曼陀罗图像在长期传统的塑造中,会逐渐形成特定风格与固定图案,创造的空间很局限,甚至不允许创造,因为它是特定宗教意涵的具体化,不能随意更改。但个体曼陀罗则有无限多的形式与图象。随着个人的内在外在情况,所映现出来的曼陀罗图画也千奇百怪,它显现的是画者个人当下的身心灵状态。个体化的曼陀罗常出现在个人心灵上的混乱失序时期,常呈现为四方形、三角形、圆形、十字形与星状的曼陀罗图像,是混乱心灵寻求秩序所发生的「自然的自我疗愈之尝试」(Selbstheilungsversuch der Natur)。这种具有平衡补偿作用的图像,不是来自理性意识的思维,而是发生于心灵直觉的脉动。荣格在与佛洛伊德分道扬镳后的精神危机时期,也曾自发的画了许多这样的曼陀罗画,虽然那时候他还没有开始研究曼陀罗的意义,但来自他心灵的自疗力量,却源源不绝的出现曼陀罗图像,这也是他诠释曼陀罗的经验基础。

  荣格认为个体化的曼陀罗是每个人生下来就隐含在心中的,是先天的本能直觉所具有的心灵原型图像能力,虽然时空与文化会使得个体表现的曼陀罗有巨大的差异,但其基本结构与元素却往往十分类似,比如方形中之圆形或圆形中之方形,就是一个很典型的「原型」图像。这图像可以名为“整体性原型”(Archetypus der Ganzheit)或「一体之四方」(Vierheit eine Einheit)。这与基督教与古埃及之宗教图像都很相似,如耶稣位居中心,四福音书之四位作者在四角,或埃及神贺努斯在中央,他的四个儿子在四方。这样的方圆图像既出现在个体的曼陀罗,也出现在许多宗教图画上。

  个体化的过程在每个人身上的具体发展,都不是直线式的。它总从个体潜意识冒出来,好像环绕着一个中心运动的螺旋形,它总是慢慢的迂回的接近这核心。我们也可以反过来说,这不容易被看到的核心点好像一个磁性中心一样,对潜意识的不同材料与过程作用着,使它慢慢的结晶成形。往往它形成像蜘蛛网的中心一样,如果在意识中对潜意识之动力仍有很大的恐惧,它就会迂回模糊。如果能让那个体化过程顺其自然的发展,核心的象征就会穿透个人心理表象的混乱与纠缠,越来越清新具象。具体而言,个人生命之纠缠与主体的戏剧化曲折,相对于这究竟的奇特不寻常的结晶过程,只是恐惧退缩的小小迂回。个人的心灵犹如一只羞怯的小动物,对这中心点又着迷又恐惧,常常要逃开却又偷偷的靠近过来。所谓的“中心”是很难具体捉摸到的,只能透过他的现象象征性的表达出来。个体化过程即是这迂回曲折发展成一个独特个体的过程。

  简言之,每个个体在“成为自己”的过程,都有许多迂回曲折混乱的时候。在这些时候,心灵往往会自发的涌现一些曼陀罗图像。这些曼陀罗图像既具象化心灵的当下状况,也往往隐含着一种自我疗愈的「平衡作用」:圆形与方形之共构秩序呈现来自于深层心灵(本我)的原型图案,而方圆之内与之外的内容,则纪录着画者当下自我所执的「现实心境」之复杂多元面向。从画者自发创造的曼陀罗,对画者而言是一个内心世界具象化的过程,这过程对画者而言,既可以将内在世界表显于外,透过创作纾解暧昧不明的心境,透过对此曼陀罗画之理解,也可以协助画者自我探索与自我了解。因此,关于曼陀罗画与个体化过程的关系,具体可从两面向言之:它可以自发的出现在画者“内在心像”中,呈现为表征着画者“心境状态与心灵动力”的系列“生命历程曼陀罗”画作,也可以透过此曼陀罗具象化过程,协助画者探索与发展真实自我的独特“个体化过程”。这一点也是“曼陀罗身心灵工作”的意义:透过曼陀罗画、曼陀罗舞或其它方法,探索每个人独特的身心灵发展之途径。

  如果个体化过程是一个每个人“成为自己”的过程,那么这个作为“自己”的个体,又是怎样的“个体”呢?荣格从两个层次来诠释这“个体”:自我与本我。

  (三)整体性原型之方圆曼陀罗:自我与本我

  如果我们探问“我是谁?”“人的主体或本质是甚么?”,将会发现,自己的一部分是自己清楚的,另一部分是自己也不清楚的。用最通俗的解释,自己清楚的这部分可以名为“自我”(Ich),它是我们的身体、感官、思想、感受能力、记忆、现实世界中的角色互动等等之聚集中心。无论自己的世界如何变动复杂,我们还是会有一种与他人区隔开来的“我”的感觉。这样的我与我相连的意识内涵,用荣格的语言表达即是“自我”。

  自己也不清楚的一部分,比如梦境世界,当我们在梦境中时,那世界也栩栩如生,好像我们置身于一个特殊的世界,醒过来时,却全然无法触及确定的世界。如果梦中世界事一种纯心灵的世界,因为它不具物质性,无法在物理世界中找到踪迹,那么我们要问的就是,这世界究竟存在于何处?这世界的边际究竟何在?梦中所现的一切具有真实性吗?除了梦境之外,人们也常有类似的经验:不知来自于何处的灵感直觉,不知来自于何处的生命动能,驱迫着自己往某个方向发展,透过跟随这样的心灵动能驱力,每个人逐渐发展成他自己:一个独特的生命体。这梦境所托与生命动能驱力的根源,以荣格的表述,即是“本我”。本我是人类意识、潜意识共同的根源,也可以“心灵之整体”形容之,它与基督教之神性,佛教之佛性有近似的意义。“我是谁”的问题,以荣格的解释,即具备这两层次:我们所意识到的“自我”与人类共同的心灵根源之“本我”。

  在个体曼陀罗的不同形式中,可以明显的发现:自我与本我(Ich und Selbst)、意识与潜意识的关系之显现。自我是意识的集中点,而本我却是心灵之整体(Die Ganzheit der Psyche überhaupt)。也可以说,本我所呈现的,常是人类的神性本质,它可以显现为神性,也可以名之为佛性。在曼陀罗的表达中,它往往以居于中央的神像或佛像表达。自我与本我呈现的曼陀罗,最典型的是方形中之圆形或圆形中之方形。这图像可以名为「整体性的原型」(Archetypus der Ganzheit)或“一体之四方”(Vierheit eine Einheit)。

  圆形中之方形的意义更深入的可以说:每个人的人格有一个中心,它好像是座落于灵魂的核心,它给予心灵各个面向共同秩序,也是各个心理面向的交集点与能量的泉源。这中心点的能量对个体有种难以抗拒的驱迫性,它是那样特殊且强而有力,无论环境有怎样的阻碍,它都会或隐或显的呈现在个体心灵中,倾听它跟随它,个体就会成为真实的自己。这核心不是意识所执的自我(Ich),而是本我(Selbst)。不过本我不只是核心,它也同时包含圆圈内的一切:人格整体中的一切,它包含意识、个人潜意识,它也包含集体潜意识与人性中普遍的原型。它包含阿尼玛与阿尼姆斯的阴阳两性,也包含人性中的各种阴影。简言之,本我既是单纯的心灵核心,也是集体复杂的灵魂本体。虽然本我既单纯又复杂,本我在个体中的发展与实现却是独一无二的,个体成长为独一无二的个体,即名为「个体化的过程」。

  个体化的过程客观上说,有些类似于走向核心的过程。简言之,那不是来自外在暗示的《自发的目的导向的心理过程》。个体好像有一种灵魂的乡愁。灵魂总是渴望着成为完整一体的目标。作为生活在时空条件限制中的人类而言,好像是在意识中被置放的潜意识中的秘密镜象。这镜象显现的力量往往可以当下个体的曼陀罗图像表现,它也会在梦的系列呈现。透过梦系列的曼陀罗画,最容易看见个体化过程的发展。荣格自传中纪录了荣格一生中最重要的34个梦,这系列的梦也呈现了荣格自身特殊的个体化过程。曼陀罗的主题与梦的主题在荣格的学说中密切交错,我们也可以说,自发性曼陀罗与具有强烈动能的结构性的梦,都是来自个体心灵深处特殊的原型之力量,只是曼陀罗多半以方圆或结构式的图像呈现,梦境则以犹如电影叙事般的象征语言动态的展现,两者之根源同样是本我之原型,只是表现的方式有所不同。不过,笔者认为梦境的内容有许多层次,有属于现实印象浮面的梦之片段,也有属于个人情绪性面或身体关联的梦境,来自于心灵深层原型的梦,只是其中一种--虽然可能是最重要的一种梦。同样的并不是每一种自发性图画都是曼陀罗,从荣格的所收集的曼陀罗画衡量,来自心理浮面表象的图象,是来自「自我」。「似乎」唯有来自心灵深处充满动能的结构性图像--大多以圆形、方形、三角形、星形、十字形之结构的灵性画,才能名为曼陀罗。

  因为曼陀罗的动力来自于原型,因此,理论上它应该普遍出现在每个人身上,但实际上它却只在很少的情况中可以明显被看见,因为不是很多人愿意注意它的存在。每个生命都是整体的一个实现─亦即本我之个体具象化,因此这样的实现名为个体化。因为每个生命都是个别的载体(Träger),每个载体也都承担一个个别的限定条件,而这使得活生生的个体存在有特殊的意义。个体与个体之间的连结,源自于个体可能不自觉的源头之整体:本我。

  在此我们会发现荣格学说的两组意义交错的术语:意识-潜意识-集体潜意识=自我与本我。曼陀罗的根源既是集体潜意识与原型,又是本我中之原型。究竟集体潜意识与本我是怎样的关系?原型又如何定义?个体化的过程,如果来自本我的力量,那么个人的自由、选择与责任又有甚么意义?这几个问题在探讨荣格学说的过程,总会发现许多荣格后学不同的回答。对此问题的详细深入回答,有待未来更深入的学术探讨与论述,在此,笔者仅提出一个简单的对照。

  以荣格学说与佛学唯识学比较,集体潜意识与第八意识-阿赖耶识有类似性,而本我近似于佛性。第七识末那识与前六识所执之我与我所执的暂时性个人世界,近似于「自我」。如果本我为个体化过程带来源源不绝的潜在动能,那并不表示每个个体可以被动的形成自己。本我之原型动能只是一种潜力,个人之抉择与行动,从不自觉到自觉之抉择与实践过程,才能使自己之潜能实现为真正的自己之人格。犹如虽然每个人都具有佛性,但成佛之道仍是个人不断自觉觉他的过程,每个个体有不同的潜能结构,他需顺着自己特有的潜能发展成独特的个体。依荣格学说,个体与个体间可以相互了解,是因为来自于共同的根源:本我与集体潜意识。从佛法而言也可以说,复杂的生命型态本源自于共同的佛性大海,业感缘起虽千差万别,真如佛性则无差别。当然荣格学说与佛教理论有许多差异,但就解释千差万别的生命现象之共同根源的“本我”与“佛性”,“集体潜意识”与含藏一切种子的「阿赖耶识」而言,则极为近似。

  如果个体曼陀罗的创作,是个体化过程的呈现,在曼陀罗结构展现的核心,即是「本我」之具象化。我们可以说,在宗教曼陀罗方圆之中心的佛像或神像,即象征生命共同的根源:回归上帝或耶稣之生命源头,或通过灌顶仪式观想过程,与坛城中的本尊合一,从象征意义而言,与透过个体曼陀罗身心灵工作所要达到的目标,殊途同归。也因此,虽然在荣格著作中有关佛教的典籍研究很有限,但他对藏传佛教之曼陀罗诠释却具深刻的洞见。

三、藏传佛教的曼陀罗

  在《曼陀罗象征》一文中,荣格提到,1938年他在Bhutia Busty寺院中,曾与一位Lingdam Gomchen仁波切谈到曼陀罗的意义。荣格综合仁波切所说,提出他对藏传佛教曼陀罗的解释。曼陀罗是一种精神性的图像,是透过有修行的喇嘛的观想中的图像所建造。每个曼陀罗都是独一无二的,在寺院建筑中被画出来的只是外显的曼陀罗,真正的曼陀罗总是一个“内在图像”。它发生的过程,往往是因为修行人面对心灵上的困扰阻障失去平衡,或者他所寻找的思想无法在现有的教典中找到。在传统西藏佛教中,曼陀罗的形成虽然在源头上很自由且个体化,但是却延袭着相当程度的传统风格与结构。比如总是方形与饼图象的组合,并呈现佛教的宇宙观(六道十法界等)与人性观(如贪憎痴)。曼陀罗的中心通常是一个代表最高宗教价值的人物形象:比如湿婆神,常与香堤神以拥抱姿势呈现;或者释迦摩尼佛、阿弥陀佛、观音菩萨或一位密乘的大师,或者金刚铃或金刚杵等象征物。在曼陀罗中央的金刚杵象征着男性与女性的合一,以密教语言即是佛父佛母的结合,慈悲与智慧的结合。所有分散在各个方向的生命能量回归到中心,当所有的能量在象征整体的圆心结合,就会形成不生不灭的寂定之境,亦可名为金刚身(Diamant-Leib)。这样的曼陀罗统合了所有的对立关系,达到阴阳和合,天地合一,达到心灵永恒不变的平衡统一。

  虽然荣格的解释与藏传佛教的密续传统解释有许多差异,但却衔接了曼陀罗之原创性根源与宗教曼陀罗之应用意义。就活在宗教传统的信仰者而言,曼陀罗已被漫长传统形成的图像仪式固定化,无论是基督教或藏传佛教,现代的信仰者只能藉由对固定图像之观想或祈祷,与图像所代表的神佛连结,很少有人会追问原创的源头。无论这众多的宗教曼陀罗图像是大师、是佛或是人所原创,那图像的象征意义,总涵摄着一个所有人类(在佛教是所有生命)共同的根源:本尊佛性、神或本我。从这根源而言,个体曼陀罗与宗教曼陀罗之表征与缘起,可以说是同一的。下面我们将从三个面向介绍藏传佛教的曼陀罗。

  (一)曼陀罗的普遍意义;
  (二)陀罗的仪式功能;
  (三)曼陀罗与成佛之道。  

  (一)、曼陀罗的普遍意义

  依密续的解释是,当佛陀传授密续时,他化现为密续的本尊,并透过心识的转化传授完整的教法。密续本尊的坛城包括本尊和他的居所,也是本尊心的化现。曼陀罗意指“圆轮具足、聚集、坛城”等意,亦可引申成“佛的集合与澈悟的本质”与“诸佛菩萨聚集的空间”。曼陀罗多以方形、三角形或圆形等简单图案,有秩序规则的排列成复杂的图案。这些图像乃依据本尊经轨仪则严格细心创制,曼陀罗的创作主要依据密教经典,比如七世纪中页的《大日经》绘制成“胎藏界曼陀罗”,昭示佛“理”。依七世纪后半《金刚顶经》绘制成“金刚界曼陀罗”,内容为昭示“智”。在这些图像中,宇宙中诸法实相一个个被具象化成为许多佛菩萨,住进曼陀罗宫殿内。简言之,创制的曼陀罗象征“本尊居住的地方”,本尊眷属围绕他的四周,透过曼陀罗的观想,修行人可将这空间作为密法修行的道场。

  曼陀罗依材料可分:砂坛城、立体雕像曼陀罗、彩绘织布--唐卡曼陀罗。依图像内容可分:本尊佛像曼陀罗、三昧耶曼陀罗(诸佛手持物,如金刚铃、金刚杵、莲花、智慧剑等)、种子字曼陀罗(梵文藏文之咒语字)。曼陀罗的基本结构是以方形,三角形与圆形构成,在图形的下、左、上、右四方可以发现四座宫殿,它们代表坛城的东南西北四个城门,这个方位与次序不可变动,在观想中,需由东门走进坛城,由外层逐次走入中央。曼陀罗的修行途径可分四步骤:

  ——进入坛城宫殿前的准备工作。
  ——发誓遵守根本戒律正式进入坛城。
  ——由底层逐步走向更高阶层。
  ——到达坛城的最高点:悲智双运,完成慈悲与智慧的结合。

  曼陀罗观想的目标是将佛内化,透过观想自己即是佛,舍离自我所执的狭小自我幻境,回归“本尊即我我即本尊”的与自性佛合一的境界。

  (二)、曼陀罗的仪式功能

  密续教法的传授需透过灌顶仪式,灌顶仪式只能由具德的上师传授,代代相传,弟子不只获得教授与允许修持,且可透过灌顶仪式获得上师与本尊的加持。准备灌顶仪式包括制作沙坛城,接受灌顶的信众也需借着坛城的形象作观想,透过观想具象化所观的诸佛世界。诸佛的世界,究竟而言也是自性所现,如果对坛城曼陀罗的观想需由外而内,那也意味着需由心性之浮面外层,逐渐走入心性根源,亦即“心佛众生”三无差别的“佛性本尊”。

  无论是唐卡、砂坛城或曼陀罗雕塑,其作用都为修行上的观想而造,虽然它也可以独立作为艺术品来欣赏,但砂坛城等的制作对喇嘛们而言,不是艺术创作,而是一个自利利他的修行活动。喇嘛们必须熟记坛城的每一个细节,根据经典与传统制作坛城。在制作的过程中保持禅定专注之心,以最完美的技巧绘制,在此既不需要也不被允许有个人创作空间。

  坛城的制作是为灌顶仪式作准备,灌顶仪式结束之后,也需将坛城“解体”,分解砂坛城的仪式也是灌顶仪式的一部分。万法无常,坛城也因缘生因缘灭,接受灌顶仪式的信仰者是透过坛城之具象化作诸法实相的观想,藉以作为修行上的助缘,不能执着于物质性的坛城自身。坛城只如“以指标月”之“指”,透过坛城所作的观想,观想诸佛世界,才能使坛城起作用。因此可说,曼陀罗(唐卡、坛城、塑像)只是修行观想用的媒介,它提供不可说的甚深微妙的宇宙实相诸佛世界一个具体的表达,它也是一代代的修行者间传承上的必要媒介,这媒介的神圣作用,犹如一种“神圣符码”,既真实又无常虚幻。修行者透过灌顶仪式观想诸佛之境,但终究仍需回归自性中之“本尊”,从个人真实的生活中,从万法所依的“自性心”真实的修行。

  (三)、曼陀罗与成佛之道

  无论是唐卡、坛城或塑像之曼陀罗之功能,简言之都是佛法度化的媒介,其目标都是自利利他的“成佛之道”。曼陀罗与成佛之道的关连性可以从三个层次阐明。

  1.从诸佛菩萨原创之曼陀罗:无论是佛是菩萨或是某个大师原创某个特殊法的曼陀罗图像,都是为了引导众生透过观想修行而走入成佛之道。对原创者而言,这些图像是“真空妙有”如幻如化,但也是教化上的方便,与密法传授传承不可或缺的媒介。

  2.从传承此曼陀罗传统之修行人而言:学习与制作曼陀罗的过程,就是藏传佛教中修行的内容之一,对制作坛城、塑像、唐卡之修行者而言,这些曼陀罗图像「具体象征」着密法的内容,在制作过程即需以庄严禅定专注的心投入,虽然所制作的曼陀罗图像也是无常之物不可执着,但在以之观想,藉假修真的过程,曼陀罗的制作就成就了喇嘛们自利利他的“成佛之道”。

  3.从接受灌顶之大众而言:接受灌顶仪式,跟随上师的指示,随教法坛城内容作观想,透过身口意三密的修行,增进自己心的训练,以达到与上师与本尊合一的境界,是弟子们接受灌顶的意义。外在曼陀罗只是媒介,透过观想,与心中之曼陀罗所现之观境合一,随心中所观境次第修法,活化心性曼陀罗,有心性之转化,才是接受灌顶仪式的意义。而真正的修行,并不只是在接受灌顶仪式之时,也不只在作观修法之时而已。「心即道场」,心是自己时时刻刻的「存在」,是每天的生活、每一件遇到的事。坛城曼陀罗具体的内容:无论是四方宫殿、身语意密轮、火焰轮、金刚轮、八大寒林、莲华轮、六道众生、供养者、护法、或中间的本尊、佛父佛母的结合之象征物,所表达的万法实相,无非自性所变现。接受灌顶、随观修法只是修行的一部分。

  心念上的起伏变化,人生所遇到的种种情境人事物,才是曼陀罗图像象征所要表达的真实“心性宇宙图像”。曼陀罗中央的本尊佛性,虽是人人心性本具,但真正的与本尊合一,成佛之历程,是在通过自心中起起伏伏之“心相寒林”,心中之六道流转之种种考验,才能当下即是吧。在这过程,回归心性曼陀罗中央之本尊,或许是每个修行者心灵深处自然之召唤。

四、曼陀罗对身心灵工作的意义

  身心灵工作广义的说,即是以各种身心疗法,使人达到身心灵之和谐发展的工作法,狭义的说,是各种心理治疗之运用。无论广义狭义,其目标都是“自我探索”、“自我实现”、“自我成长”等协助促发个体更成熟人格的方法。如果以荣格的语言,即是有帮助于人“个体化过程”之方法。以佛家的语言,也可以说是,有帮助于人走向更完美的“成佛之道”的途径。

  曼陀罗对身心灵工作的意义,可以从方法与从理念两面言之。

  从方法而言,以曼陀罗画法,提供参与者呈现心灵现况与动力的方法,也可以曼陀罗舞,引导参与者体验身体心灵之动中禅的合一感。无论曼陀罗绘画或曼陀罗舞,与其它身心灵工作一样,都是自觉统合身心灵世界的尝试,方法可以不断创造,引导者能作的,是提供参与者真实呈现当下身心灵境况,并尝试发展心灵动能的可能形式。

  从理念而言,无论是荣格的“个体化过程”或佛法的“成佛之道”,曼陀罗图像所象征的,都是展现心相万法、回归心灵根源的意义。个体化或成佛都是一个历程,这个历程中,每个人所展现的心灵万象,都是「本我自我」也是“真如佛性”的一部分,只有在个人能够了解所现的心的内容,接纳它的变化,也知道如何与这变化不已「心性内容」相处的时候,才能既安住又超越于当下之心境世界。因此,无论是曼陀罗自发性的呈现或宗教仪式曼陀罗,所开启的意义,都是如实的接纳了解当下之自我:一个可变化也含藏本我佛性之潜能的心灵。接纳与了解,但继续往前走,或者更确切的说,是往回走:回归心灵根源本我之核心,或慈悲智慧合一的本尊佛性。


 
第四城驿站 | 心理论坛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关于南岛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 四川南岛心理咨询研究所 All Right Reserved  管理 蜀ICP备05017482号 网站建设:成都元鼎信息
联系电话:028-86082166 87031911 邮箱:360289871@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