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南岛心理咨询研究所综合信息官方网站! 今天是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 页 心理专家 精神分析 亲子家庭 婚恋性情 培训课程 释梦空间
资 讯 心理咨询 心理文化 心理百科 网络教室 南岛社区 在线测评
返回首页
主题新闻 南岛快讯 热点分析 名家专访 专题报道 时尚焦点 非常话题
当前所在位置:| 南岛心理咨询网>资讯>热点分析>


你想成为“其他人”吗?


来源:成都思语心理咨询中心    作者:罗鑫瑶    发布日期:2011-08-15    浏览:
分享到:

    提到神经症,则不得不提到“焦虑”与“个体化”,在咨询中,我们发现,很多神经症患者的原因是不能实现“个体化”而压抑过多由此产生的焦虑。

    人的一生是一连串无止尽的分离经验,每一次都是个人拥有更大自主性的机会。出胎是人生的头一次也是最具有戏剧性的分离,然后同样的心理经验也会接连发生在断奶、上学、告别学生生涯、告别单身或者告别婚姻、孩子成长后离开家庭等等人格发展的所有阶段,当然,死亡则是最终的分离。而所有这些分离带来的不安都成为焦虑。

  当人与环境或与母体的依赖关系被打破时,便会有焦虑,而这是要活出自主性的个人所必须要面对的焦虑。如果个人拒绝与眼前的安全处境分离,他也会经验到焦虑,除非个体的自主性已经失去。

  在咨询中,我们会遇到这样的来访者,他们拒绝成为“自己”,他们最想要的就是成为“他人”或者变得像“大多数人”一样。因为,他们认为“大多数人”代表了“正常人”这个群体,在他们眼里,“正常”意味着大多数人都认可的那样,所以,他们不能容忍自己有和“大多数正常人”不一样的观点、想法、价值观、行为,因为那似乎意味着他们就是“不正常”的。

  婴儿在出生时,首次体验到恐惧感,被迫与母亲从合二为一的处境中分离,并被抛进入一个截然不同的在世存有状态,这种面对生命的恐惧,成为婴儿的原初焦虑。

  婴儿的这种原初焦虑在个体一生中会以生的恐惧和死的恐惧两种形式出现,并以变幻万千的形式出现在个别经验中。生的恐惧是伴随所以新生自立行动而带来的焦虑,它意味着“个人必须忍受孤寂生活的恐惧”。个人在感知到自己内在的创造力时,也会有这种焦虑。实现这些能力就是在开创新的关系组合,它会表现在艺术家的艺术作品上,更表现在新的人际关系以及个人自我的重新组合上。因此,这种创造性潜能带来了与旧有人际关系分离的威胁。

  如果生的恐惧来自“进步”、成为个体的焦虑,死的恐惧则来自“退步”,失去个体性的焦虑。那是被整体完全吞噬的焦虑,当然,除非人陷溺在完全依赖性的寄生关系中,否则便一定会有焦虑。而每个人都会经验到这两种极端的焦虑形式,在恐惧的两极之间,终其一生都在两者之间摆荡。

  很多神经症患者无能保持这两种焦虑形式的平衡。他在面对个人自主性时产生的焦虑,使他无法肯定自己的能力和接受真实的自我,他在面对依靠他人时产生的焦虑,则使他无能献身于友谊与爱。因此,这些神经症患者都是表面独立,实际上却可能过度依赖。

  因为焦虑过大,他们都会普遍地压缩自己的冲动和自发活动,而这样压缩的后果是这些神经症患者的过度疚责。而健康和具有创造力的人,却能有效地接受这些焦虑并以合适的方式来克服这些焦虑,肯定个体的能力,并与成长必然带来的心理分离危机达成和解,以进步的新方式整合自己与他人。

  当然,个人需要在与文化互动或参与他所谓的“集体价值”或“社会价值”时,才能实现他自己。而在当前社会价值混乱的文化状态中,集体价值的丧失已不只是神经性焦虑的原因,它更使得个人在克服神经性焦虑时备感艰难。


 
 
胡薇 向程
向丽华 卿玲 潘灵
南岛“精神分析与心理咨询个案讨论
交流:法国著名心理治疗学家 Alexa
儿童有性冲动吗?
心理暗示、诅咒与催眠(实例)
心理治疗师谈催眠
向程精神分析基础研修课程2014年12
《十年,我们相识于南岛》学术交流
分离的伤痛——自恋型人格探源
欧文亚龙采访录
第四城驿站 | 心理论坛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关于南岛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 四川南岛心理咨询研究所 All Right Reserved  管理 蜀ICP备05017482号 网站建设:成都元鼎信息
联系电话:028-86082166 87031911 邮箱:360289871@qq.com